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5分pk10【转帖】凯赛专利官司出现重大转机: 微

发布时间:2021-02-21 09:58

  【财新网】(记者 于达维)春节刚过,上海凯赛生物科技公司与中科院微生物所的专利纠纷有了最新的进展,中科院微生物所的一项曾经被多次转让的重要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判决无效。这项专利是该所2006年获得的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的核心技术。

  这项编号为ZL95117436.3的专利,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描述:该发明公开了一种利用微生物同步发酵生产长链α、ω—二羧酸的方法,特别是高产十二碳二元酸(DC12)的方法。这项专利是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陈远童在1995年申请的一项专利。

  利用微生物发酵正烷烃生产长链混合二元酸的方法,是中科院微生物所已故的方心芳院士在上世纪70年代首先创立的,而在当时国际上传统的长链二元酸制造工艺主要是化学合成方法,这种方法条件苛刻,成本较高,而且污染严重。而微生物发酵的方法可以降低成本,但是在菌体培育、发酵工艺和产物的分离提取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困难。

  从1987年开始,陈远童陆续申请了七项基于这种技术的专利,虽然使用的都是类似的工艺,这七项专利所描述的七个菌种是分别对应从十一至十七碳二元酸的高产菌种。这次被判决无效的专利,就是他1995年申请的针对十二碳二元酸的高产菌种专利,而十二碳二元酸是工业上被广泛应用于高级润滑剂、高级油漆、香料合成等,市场潜力极大。

  2006年,陈远童的这一系列专利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在中科院微生物所网站对这一成果的介绍中,指出这一成果先后在山东淄博广通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凯赛控股有限公司、南通振益热熔胶厂和中石化集团清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转化,建成了四座千吨级规模发酵工厂,年总产量超过10000吨。截至2005年,产业化总产值超过10亿元,创利税超过4亿元。

  但是在获奖名单中,只有这四家公司中三家公司负责人的名字,在一万吨的总产量中占据一半、唯一能够做出聚合级产品并打入国际高端市场的上海凯赛并不在获奖名单之中。上海凯赛董事长刘修才告诉财新记者,当时微生物所曾经要求凯赛共同评奖,但是凯赛提出要求微生物所不要再到处转让技术,双方没有谈拢,就没参与评奖。

  上海凯赛是2000年与微生物所签订的合同,获得了十三碳至十七碳五种长链二元酸的菌种和发酵的专利技术,但是后来他们发现这些菌种并不像陈远童所描述的那样针对某种二元酸特别高产,每个菌种都能够生产自十一碳到十八碳的各种长链二元酸,产量上也没有明显差异。

  刘修才说,其实菌种都差不多,就是“给一个女儿起了七个名字”。因为目前中国专利体系中,涉及到专利的菌种都保存在中科院微生物所的菌种保藏中心,任何人要得到菌种都需要专利人授权,所以其他人没法验证专利人提出的数据,全凭专利人自己描述。而在美国,任何人只要花20美元,就能够得到获得专利的菌种,可以对专利描述进行验证。

  对比陈远童在1995年申请的专利ZL95117436和2006年申请的专利8.6可以发现,前一专利中使用菌种UH-2-48得到的结果,竟然和10年后使用菌种CH-14-204得到的结果惊人相似,在四个实例中有三个实例结果完全一样。

  刘修才说,即便是同一个菌种,也不可能在两次实验中得到完全一样的数据,更何况是不同的菌种,很明显他就是把原来的数据又拿了出来,换个名字又去申请专利。

  对于同一个菌种,陈的数据也确实出现过有差别的情况,但是也同样不合逻辑。其在1987年曾经发表论文,报道UH-2-48产酸72.9g/l,而在1995年申请的专利中,UH-2-48产酸61.6g/l,产酸比10年前还少,却又申请了一个专利。陈远童此前在接受财新记者电话采访时,曾经说这是打字员的失误,后来这个打字员已经被开除了。

  而后他们之所以产业化成功,是因为购买了其他的菌种,并研发了以脂肪酸为原料的生物发酵技术,方法比陈远童原来的以石油烷烃为原料的方法成本更低,他们的主要产品,就是十二碳二元酸。而固守陈远童原来技术的其他三家公司,产业化的效果都很差。

  但是2010年,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公开了一份律师函,称其对长链二元酸的生产方法享有专利权:“非经瀚霖生物和微生物所书面许可,任何企业或者个人以上述专利方法生产十二碳长链二元酸产品(DC12),均可能构成侵权”。

  而上海凯赛并未获得微生物所的十二碳二元酸专利。在2009年4月,山东瀚霖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以独占许可的方式取得了微生物所拥有的ZL95117436.3号发明专利的实施权。6月,陈远童被山东瀚霖聘为生物首席科学家,并受让该公司一位原股东持有的960万元出资。

  此后上海凯赛发现,该公司一位离职技术负责人到了山东瀚霖,而且这家公司的产品也和自己的产品一模一样。因此他们寻求法律手段,起诉这家公司侵犯了自己2004年的专利。

  作为反击,山东瀚霖和微生物所一方面申请上海凯赛2004年的专利无效,一方面起诉后者侵犯了前文提到的微生物所1995年的专利,而且,他们还共同申请了多项专利,而从专利描述上看,明显是分拆了上海凯赛2004年的专利技术。

  2012年底,北京市一中院将署有来自微生物所和山东瀚霖的七个人名字的6.4号专利的署名权判给了上海凯赛的两名技术人员,因为上海凯赛拿出了充足的实验数据证明了研发过程,但该专利的所有权仍然属于山东瀚霖。此后虽然被告提出了上诉,北京市高院维持了北京市一中院的判决。

  2013年1月1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布对于山东瀚霖和微生物所对上海凯赛2004年专利无效申请的审查决定,维持该专利有效。在半个多月后,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布,对于上海凯赛的子公司山东凯赛的申请,决定微生物所1995年的专利无效。

  实际上,山东凯赛在申诉的理由中,主要是指出微生物所1995年的这项专利不具有创造性,但是在微生物所答辩的过程中,给出的证据自相矛盾,其中一份证据指出实验误差有10%左右,而另一份证据却把10%左右的增幅作为菌种高产的依据。

  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审查决定书中指出,该专利中所描述的转化率数据,属于不同发酵过程中存在的可能波动,并不能说明不同菌株之间的显著差异,因而不具有创造性。

  刘修才说,知识产权局把法理理的很顺,因为用产量定义发明创造本身就是很荒谬的。他说,微生物所当年能够获得科技进步奖,就是这个专利转化的成果,实际上根本没有成果。“但是别人拿不到他的菌种,没法重复他的实验,没人能验证真假,给造假提供了机会。”

  对此陈远童在电话中对财新记者表示,他对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决定不认可,因为专利已有很长时间,被宣布无效很突然。不过对于审查决定书中出提的结论,他说对于具体的决定没有仔细研究。现在是所里在操作,律师在研究,“官司还在继续,已经上诉了。”

  对于是否涉及学术不端的问题,中科院办公厅宣传处刘英楠处长告诉财新记者,此问题比较专业,他们之前都不掌握。

  陈远童这种用同样数据申请不同专利, 外人无法重复, 专利技术一女多嫁, 是否属学术造假和商业欺骗,

  陈远童获价值980万的股权, 这里面有没有猫腻? 任何发明属于职务发明, 他有什么资格白拿股权? 属于侵吞国有资产吗

  微生物所所长付所长原先在专利申请人名单上, 后来打官司后撤去名字, 声称没有经过他们同意将名字挂在发明人上, 这种解释有点勉强, 事后纠正还算是明智.

  曹务波自称不懂技术, 竟然是八项专利申请第一发明人, 明显属于造假,居然专利局还接受申请. 专利法开玩笑?

  这起官司, 有政府高官做后盾, 很有疑点. 注册资本几亿, 居然能贷款10多亿, 谁来担保? 银行操作内幕可疑,

  上诉人(原审被告)黄力,男,汉族,1958年2月11日出生,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所长,住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新科祥园8楼4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双江,男,汉族,1964年5月16日出生,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副所长,住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新科祥园9楼170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远童,男,汉族,1941年11月10日出生,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住北京市海淀区晴冬园5楼2门503。

  上诉人(原审被告)傅深展,男,汉族,1972年11月2日出生,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住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一条13号中科院微生物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曹务波,男,汉族,1965年3月19日出生,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住山东省莱阳市城厢街道办事处市中村21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葛明华,男,汉族,1972年9月5日出生,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职员,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柳行办事处菱花路凌云西区4号楼2单元601室。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志洲,男,汉族,1964年4月22日出生,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职员,住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龙泉镇龙泉路龙泉生活区106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莱阳市(开发区)峨嵋路1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雷光,男,汉族,1969年4月22日出生,山东凯赛生物科技材料有限公司职员,住山东省济宁市市中区东门大街105号樱花园小区27号1单元502室。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乃强,男,汉族,1973年10月24日出生,上海凯赛生物技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科研人员,住上海市浦东新区羽山路998弄10号201室。

  委托代理人刘世昌,男,汉族,1977年12月2日出生,北京恒都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职员,住北京市海淀区清缘东里10号楼4单元410号。

  上诉人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瀚霖公司)因发明创造发明人署名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民初字第12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2012年9月6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0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黄力、刘双江的委托代理人王中伟,上诉人陈远童、傅深展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权鲜枝、刘东方,上诉人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赵吉军、陈洁,上诉人瀚霖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吉军、刘东方,被上诉人雷光的委托代理人斯伟江,被上诉人李乃强的委托代理人刘恒昌,以及二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袁洋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雷光为山东凯赛生物科技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凯赛公司)的员工,自2001年9月1日至2008年9月1日在该公司生物工程岗位工作。李乃强为上海凯赛生物技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凯赛公司)的员工,自2001年至今在该公司研发人员岗位工作。山东凯赛公司原名山东凯赛里能生物高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11月6日变更为山东凯赛生物科技材料有限公司。

  王志洲自2001年7月1日起在山东凯赛公司的生产管理岗位工作,合同有效期至2008年9月1日,曾任生产技术经理。葛明华自2002年8月2日起在山东凯赛公司工作,合同有效期至2011年8月31日,先后在生物工程、技术质量部岗位工作。2002年7月31日,葛明华签订保密及不竞争承诺书,向公司作出保密和不竞争承诺,其中注明:“本承诺书中所指‘公司’:除山东凯赛里能生物高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外,还包括上海凯赛生物技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上海凯赛生物材料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和控股公司,参股公司,分公司及下属科研机构。”

  2008年7月,王志洲从山东凯赛公司离职。随后,葛明华从山东凯赛公司离职。根据雷光、李乃强提供的上海市东方公证处(2010)沪东证经字第4194号公证书,瀚霖公司网站网页显示:2009年10月22日,王志洲系该公司副总经理;2010年,王志洲系该公司总工程师;2010年4月15日,葛明华系该公司技术质量部部长。

  瀚霖公司成立于2008年4月14日,最初名为莱阳市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由曹务波个人出资设立,注册资本1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为有机化学原料的生产与销售项目的筹建。2008年8月20日,该公司的注册资本增至一亿六千万元,其中,王志洲出资80万元。2008年12月23日,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变更为长链二元酸及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及进出口业务(国家限定公司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及技术除外)。2009年6月16日,陈远童成为该公司股东。2010年6月4日,瀚霖公司的股东为曹务波、陈远童、李惠先、王志洲。

  涉案专利申请系于2010年4月30日由瀚霖公司申请的.4号“生物发酵法生产长碳链二元酸的精制工艺”,公开日期为2011年3月16日,发明人为黄力、陈远童、刘双江、傅深展、王志洲、葛明华、曹务波,其公开的权利要求书为:

  “1.生物发酵法生产长碳链二元酸的精制工艺,其特征在于:精制工艺步骤包括:(1)脱色、过滤;(2)一次结晶、分离;(3)高温水结晶、分离;(4)干燥。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生物发酵法生产长碳链二元酸的精制工艺,其特征在于:所述步骤(1)脱色过滤:把二元酸粗品放入脱色罐内,含水量为5~12wt%,加入0.05~0.2wt%的活性炭,换算成含量为100%的溶剂与二元酸的质量比为3.0~2.0:1,在温度为85~100℃下,脱色20~90min后经板框压滤机过滤后得二元酸清液。

  3.根据权利要求2所述的生物发酵法生产长碳链二元酸的精制工艺,其特征在于:所述溶剂为含量为90%以上的醋酸溶液。

  4.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生物发酵法生产长碳链二元酸的精制工艺,其特征在于:所述步骤(2)一次结晶、分离:将步骤(1)得到的二元酸清液放入一次结晶罐内,降温至75~85℃,保温1-2小时后,再降温至25~35℃,物料完全结晶后,将结晶物料用离心机分离。

  5.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生物发酵法生产长碳链二元酸的精制工艺,其特征在于:所述步骤(3)高温水结晶、分离:将步骤(2)得到的结晶物料放入高温水结晶罐内,控制温度70~100℃,保温时间120min,再降温至30~50℃,物料完全结晶后,将结晶物料用离心机分离得二元酸湿品。

  6.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生物发酵法生产长碳链二元酸的精制工艺,其特征在于:所述步骤(4)干燥:将步骤(3)得到的二元酸湿品在闪蒸干燥器内干燥得到的长碳链二元酸精品。”

  2011年2月1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手续合格通知书,准予涉案专利申请发明人变更为曹务波、王志洲、葛明华、陈远童、傅深展。

  1、2006年8月7日,上海凯赛公司、上海凯赛控股有限公司申请了ZL4.6号“一种以脂肪酸或其衍生物为原料制备得到的长碳链二元酸及其制备方法”发明专利(简称在先专利),公开日为2008年2月13日,授权日为2011年3月9日。在先专利公开了一种以脂肪酸酯或脂肪酸的盐为原料制备长碳链二元酸的方法,包括以下步骤:用有机溶剂溶液溶解长碳链二元酸粗品,待二元酸充分溶解后,加入不超过溶液总体积5%含量的活性炭并加热至60~100℃进行脱色10-180分钟,待脱色结束后趁热过滤,清液冷却至10~40℃使长碳链二元酸结晶析出,离心或用板框过滤收集产品,用蒸馏水多次洗涤后,干燥得到成品。其中所述有机溶剂可以为乙酸(参见在先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权利要求1、4、6)。2011年12月1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手续合格通知书,准予在先专利发明人变更为李乃强、雷光。同时该手续合格通知书记载专利权人为上海凯赛公司、上海凯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山东凯赛公司。

  2、2003年10月3日拟稿的5份SOP(标准化操作程序)复印件(简称2003年SOP),其左上角均标注有“凯赛控股及图”,其右上角均标注“机密”,均由雷光拟稿:

  (1)调浆操作SOP,其中记载:2.1本规程规定了6#溶剂工序调浆的操作方法及注意事项;4.2.2按规定量向调浆罐加溶剂,溶剂量为:物料:溶剂=1:2~3(重量比);4.2.6向其中一个调浆罐加12~25Kg活性炭;4.2.7待物料与溶剂混合调浆时间大于0.5小时后,准备出料。

  (2)过滤操作SOP,其中记载:2.1本规程规定了6#溶剂工序过滤的操作方法及注意事项;4.2.1脱色罐加热至85~98℃;4.4.1热溶剂板框过滤预热结束后应立即过滤物料。

  (3)一次结晶操作SOP,其中记载:2.1本规程规定了6#溶剂工序一次结晶的操作方法及注意事项;4.2进料结晶;4.2.1物料全部进完,开始结晶操作;4.2.2 温度82~95℃时,稍开一点冷却水,使温度缓慢的降至80度以下,要求时间为1~2.5小时;4.2.3 75~80℃时,关闭冷却水,保温1.2~2.5小时,期间温度应为自然下降;4.2.5 至50℃后,冷却水逐渐加大,最终降至28~34℃出料,低于30℃时可关闭冷却水;4.3出料;4.3.1联系离心岗位,并检查中转罐是否正常。

  (4)离心操作SOP,其中记载:2.1本规程规定了6#溶剂工序离心的操作方法及注意事项;4.1离心前检查;4.2进料离心。

  (5)高温水结晶操作SOP,其中记载:2.1本规程规定了6#溶剂工序高温水结晶的操作方法及注意事项;4.2.1进料结束后开始升温,终点温度90~100℃;4.2.2稍开冷却水,然后关闭,保温1.5~2.5小时,终点温度80~90℃;4.2.3稍开冷却水,使温度缓慢的降至45~55度,时间1.2~2.5小时,冷却水逐渐加大,最终降至26~35℃出料,时间1.2~2.5小时,低于30℃时可关闭冷却水;4.3.1联系离心岗位,打开出料阀开始出料。

  3、李乃强的2004年至2005年的试验记录,其中记载有:“试验方案:确定#6含水量与自然起晶温度的对应曲线,确定溶剂含水量并以便在生产中可以方便地确定加晶种温度,避免加晶种过早而使晶种溶解或加得过晚起不到作用。结论:随含水量增大,起晶温度明显升高,晶粒变小。建议生产控制#6含水量不高于10%。”

  4、山东凯赛公司与上海凯赛公司于2011年6月10日出具证明,称雷光、李乃强为涉案专利申请所涉及技术成果的发明人。

  1、山东凯赛公司于2002年至2003年签订的设备购买合同及合同签发单,其中包括厢式压滤机购销合同(对应过滤操作SOP中的板框过滤)、搪瓷反应罐定作合同(对应过滤、调浆操作SOP中的脱色罐2台、热溶剂罐1台、调浆罐1台)、搪玻璃反应罐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对应过滤操作SOP中的结晶罐)、立式刮刀离心机买卖合同(对应离心操作SOP中的离心机)、半开式搪玻璃反应罐产品订作合同(对应高温水结晶SOP中的结晶罐)、闪蒸干燥机买卖合同。

  2、广东中鉴认证有限责任公司山东分公司于2011年11月5日出具的证明,称于2004年3月1-4日按照ISO9001标准对山东凯赛公司的质量管理体系进行了现场审核,期间审阅了该公司于2003年10月15日发放并实施的《101车间工艺SOP及设备操作规程》并按照其规程对现场操作控制进行了现场审核。其中附件目录32条SOP包括上述雷光拟稿的2003年SOP。

  3、上海市东方公证处(2011)沪东证经字第11338号公证书,其中记载公证员与上海凯赛公司的代理人邵鸣于2011年11月10日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取回邵鸣于2010年12月14日向该院提交证据,公证员对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邵鸣制作的谈话笔录、证据目录进行了拍照,并对证据进行了封存。其中,2010年12月14日提交的证据包括雷光拟稿的2003年SOP。

  4、2006年10月5-6日6#溶剂一次调浆、过滤、结晶操作记录、离心机操作记录、高温水结晶罐操作记录、离心机操作记录、闪蒸干燥操作记录(简称2006年操作记录),及相关操作人员与山东凯赛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其中,2006年10月6日6#溶剂一次调浆、过滤、结晶操作记录中载明:蒸汽预热时间至过滤时间为12:30-1:40,即70分钟;活性炭25Kg,重量2200Kg,溶剂量5900L。

  5、2009年9月21日拟稿的调浆脱色过滤岗位操作SOP、一次结晶岗位操作SOP、一次离心岗位操作SOP、二次调浆岗位操作SOP、高温水结晶岗位操作SOP、成品干燥岗位操作SOP(简称2009年SOP),及相关拟稿人员与山东凯赛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

  一审庭审中,法院明确要求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瀚霖公司对雷光、李乃强主张的在先专利、2003年SOP、试验记录与涉案专利申请之间的对比情况陈述意见,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瀚霖公司于庭后提交书面意见称上述对比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故不发表意见。

  发明人的署名权是人身权、绝对权,其来源于发明人对专利作出的创造性贡献,不受专利权或专利申请权权属的约束,也不随着专利权或专利申请权的转移而有所变化。无论是否职务发明创造,专利发明人署名均应当取决于其是否对专利的实质性特点作出了创造性贡献,而并非取决于其是否得到专利权人或专利申请权人的认可。黄力、刘双江虽现已不再是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但并不能排除其在涉案专利申请提出时的署名行为有可能构成侵权,事后变更署名仅是其被控侵权行为的终止。雷光、李乃强虽与瀚霖公司之间无合同关系,但专利署名权系依据是否作出创造性贡献确定,而并非依据专利申请权权属确定。因此,雷光、李乃强起诉黄力等人主张专利署名权,符合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条件。

  雷光、李乃强提交的试验记录为书证原件,线年SOP虽是复印件,但是结合其他证据对2003年SOP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将涉案专利申请与雷光、李乃强在先的技术方案对比,二者在技术构成上或者完全相同,或者在数值选择区间上有重合之处,且涉案专利申请亦未明确其数值范围选择有意料不到的技术效果,或者其区别系本领域常规技术选择。因此,涉案专利申请与雷光、李乃强在先的技术方案相比,不具有实质性特点。王志洲与葛明华均曾与雷光任职于山东凯赛公司,能够接触雷光、李乃强的技术方案,包括在先专利、雷光拟稿的2003年SOP和李乃强的试验记录。鉴于涉案专利申请与雷光、李乃强的在先技术方案相比不具有实质性特点,王志洲、葛明华有可能接触雷光、李乃强的技术方案,且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独立研发了涉案专利申请,应认定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为雷光、李乃强;王志洲、葛明华未对涉案专利申请作出创造性贡献,侵犯了雷光、李乃强的署名权。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亦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对涉案专利申请独立进行了研发。上述五人在涉案专利申请上署名的行为属于在他人智力劳动成果上署名,不具有正当性,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王志洲、葛明华、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共同侵犯署名权的行为致使雷光、李乃强为相关技术方案付出了创造性劳动而不能表明发明人身份,影响二人获得正面的社会评价和声誉,造成雷光、李乃强的精神损害,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侵权责任。考虑到黄力、刘双江已于2011年2月14日终止了侵权行为,不再判令其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瀚霖公司与本案有事实上的利害关系,为查明案件事实的需要,法院依法追加其为第三人。因雷光、李乃强未向瀚霖公司提出诉讼主张,为此,本案中瀚霖公司不再承担法律责任。

  综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九)、(十)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确认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为雷光、李乃强;二、确认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侵犯雷光、李乃强对涉案专利申请的署名权;三、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在《科技日报》上就侵犯署名权刊登声明,向雷光、李乃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四、驳回雷光、李乃强的其他诉讼请求。

  黄力、刘双江、王志洲、葛明华、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瀚霖公司均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雷光、李乃强的起诉或者全部诉讼请求。

  黄力、刘双江的上诉理由是:雷光、李乃强不是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无权就涉案专利的署名权提起侵权之诉;黄力、刘双江对涉案专利的署名情况事先毫不知情,瀚霖公司擅自在涉案专利文件上为二人署名,一审法院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认定该二人存在主观过错违背了基本的公平合理原则;瀚霖公司为该二人署名是其对发明人法律概念存在错误认识所造成的,故黄力、刘双江在本案纠纷产生之前就要求瀚霖公司纠正了不当署名的行为,在主观上没有任何过错,不构成侵权行为。

  王志洲、葛明华、陈远童、5分pk10。傅深展、曹务波的上诉理由是:职务发明人的专利署名权必须依附于“本单位”专利申请,发明人脱离与“本单位”之间的职务发明法律关系,向“本单位”以外的其他人主张自己是他人专利申请的发明人并要求在他人专利申请中署名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因此,雷光、李乃强要求在瀚霖公司的专利文件中署名没有法律依据。而且,是否写明正确的发明人是专利申请人的责任,作为发明人本身并没有在专利文件中写明他人是发明人的权利。涉案专利申请是由陈远童为代表的发明人完成的,雷光、李乃强不是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根据雷光、李乃强提供的在先专利、雷光拟稿的SOP文件、李乃强的实验记录等证据,均不能证明雷光、李乃强为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2011年12月12日在先专利的发明人才变更为李乃强、雷光,不能以此认定雷光参与完成了该专利的发明创造;2003年SOP文件是复印件,而且雷光仅仅是撰稿人之一,不能以此认定雷光完成了文件中技术方案的发明;李乃强的实验记录不能证明其是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雷光、李乃强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王志洲、葛明华接触并掌握了与涉案专利相关的技术,已有证据中也并没有记载任何二元酸精制的完整技术方案,本领域技术人员即使接触了该证据也无法得知涉案专利的发明内容。由于不存在侵权行为,雷光、李乃强从未就影响正面的社会评价和声誉、造成精神损害举证,故原审判决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瀚霖公司的上诉理由是:一审法院诉讼程序违法,故意遗漏凯赛公司等单位作为本案诉讼当事人,亦未依职权向瀚霖公司送达第三人参加诉讼通知书。雷光、李乃强在与凯赛公司的职务发明法律关系中已经享有了发明人的资格和权利,非法对瀚霖公司专利申请主张署名权毫无根据。一审法院对雷光、李乃强主张的专有技术不做任何法律审查,把大量公开公知的技术也认定为雷光、李乃强发明的专有技术成果。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基本与一审法院相同。另外,上诉人黄力、刘双江、王志洲、葛明华、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2、正烷烃发酵生产长链混合二元酸的研究工作(D41-008-10614);

  以上证据材料用以证明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内容来自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并非来源于凯赛公司,更不是由从凯赛公司离职的员工王志洲、葛明华带到瀚霖公司的;在先专利的技术内容完全是现有技术内容的拼凑。雷光、李乃强认为以上证据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新证据,已超过举证期限,故不予质证。

  以上事实有雷光、李乃强、王志洲、葛明华分别签订的劳动合同、葛明华签订的保密及不竞争承诺书、山东凯赛公司名称变更证明、瀚霖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涉案专利申请公开文本及其变更发明人的手续合格通知书、在先专利授权文本及其变更发明人的手续合格通知书、上海市东方公证处(2010)沪东证经字第4194号与(2011)沪东证经字第11338号公证书、2003年SOP、李乃强的4份试验记录、广东中鉴认证有限责任公司山东分公司的证明、山东凯赛公司购买设备的合同、2006年操作记录、2009年SOP、上诉人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根据2008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发明人或者设计人有权在专利文件中写明自己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专利权属于一种财产权,而发明人的身份属于人身权,专利权人、专利申请权人与发明人主体上不一定具有同一性,无论专利权人、专利申请权人是谁,发明人均有权在专利文件中表明发明人的身份,即发明人有要求在专利文件中署名的独立诉讼权利。黄力等七人及瀚霖公司关于雷光、李乃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

  本案仅仅涉及雷光、李乃强关于确认涉案专利申请发明人身份的诉讼请求,并不涉及涉案专利申请权权属的问题,因此,本案与雷光、李乃强任职的山东凯赛公司、上海凯赛公司无法律上的关联性;瀚霖公司作为涉案专利的申请人,其专利申请文件中列明了黄力等七人为发明人,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一审法院于2012年1月29日依法向瀚霖公司送达了《民事第三人参诉通知书》,瀚霖公司也参加了一审诉讼,故一审法院追加瀚霖公司为本案第三人,同时未追加山东凯赛公司、上海凯赛公司为本案第三人,程序上并无违法之处。

  2012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专利法所称发明人或者设计人,是指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实质性特点”的认定应当与《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中的“实质性特点”具有同样的含义。

  凯赛公司的在先专利已于2008年2月13日公开,属于涉案专利申请的现有技术,任何人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都可以进行改进。因此,雷光、李乃强如果主张是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应当举证证明其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对涉案专利申请作出了创造性贡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第(一)项规定,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书证原件,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该司法解释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一方当事人提出的证据,另一方当事人认可或者提出的相反证据不足以反驳的,人民法院可以确认其证明力。雷光、李乃强向一审法院提供了2003年SOP复印件,其左上角均标注有“凯赛控股及图”,其右上角均标注“机密”,均由雷光拟稿;以及李乃强的2004年至2005年的试验记录。2003年SOP虽然是复印件,但是根据(2011)沪东证经字第11338号公证书,2003年SOP在涉案专利申请公开日2011年3月16日之前的2010年12月14日已经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证明2003年SOP不可能是根据涉案专利申请公开文本进行伪造而来;同时广东中鉴认证有限责任公司山东分公司证明其在2004年3月已经对2003年SOP进行审核;雷光、李乃强还提交了2002-2003年山东凯赛公司的相关设备购买合同、2006年操作记录及相关操作人员的劳动合同用于佐证2003年SOP的真实性,在有以上证据佐证的情况下,黄力等上诉人及瀚霖公司亦未提供相反证据,一审法院对2003年SOP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符合法律规定。

  雷光、李乃强为在先专利的发明人,一审法院将涉案专利申请与雷光、李乃强的技术方案进行了对比,并给予了黄力等七人及瀚霖公司发表意见的机会,而黄力等七人及瀚霖公司未发表意见,亦未提供证据证明黄力等七人对涉案专利申请作出了实质性贡献。在此基础上本院对于一审法院的以下认定予以确认:涉案专利申请与雷光、李乃强在先的技术方案在技术构成上或者完全相同;或者在数值选择区间上有重合之处,且涉案专利申请亦未明确其数值范围选择有意料不到的技术效果;或者其区别系本领域常规技术选择。涉案专利申请与雷光、李乃强在先的技术方案相比,不具有实质性特点。

  根据各方当事人确认的事实,王志洲与葛明华均曾与雷光任职于山东凯赛公司,王志洲曾任生产技术经理,葛明华曾与雷光同时在生物工程岗位工作;葛明华签订的保密与不竞争承诺书,明确其对上海凯赛公司承担保密与不竞争义务,证明其有可能接触到上海凯赛公司李乃强的试验记录。在先专利申请日为2006年8月7日,李乃强的试验记录完成于2005年,与雷光拟稿的2003年SOP均早于王志洲、葛明华从山东凯赛公司离职的时间。故一审法院认定王志洲、葛明华能够接触雷光、李乃强的技术方案,包括在先专利、雷光拟稿的2003年SOP和李乃强的试验记录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确认。由于王志洲、葛明华有可能接触雷光、李乃强的技术方案,且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独立研发了涉案专利申请,因此,王志洲、葛明华未对涉案专利申请作出创造性贡献,王志洲、葛明华不是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抄袭了雷光、李乃强的技术方案,其在涉案专利申请上署名的行为侵犯了雷光、李乃强的署名权。

  二审期间,虽然黄力等七人及瀚霖公司提交了中科院微生物所陈远童等研发相关技术的有关材料,但是这些材料均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新证据”,根据该司法解释第四十三条的规定,本院不予采纳。故本院无法认定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对涉案专利申请作出了实质性的贡献,上述三人在涉案专利申请文件中署名为发明人的行为,侵犯了雷光、李乃强作为发明人的署名权。

  由于王志洲、葛明华、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共同侵犯了雷光、李乃强作为涉案专利申请发明人的署名权,使得雷光、李乃强作为发明人不能表明身份,影响了其获得正面的社会评价和声誉,造成雷光、李乃强的精神损害,一审法院判决王志洲、葛明华、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黄力、刘双江认可其不是涉案专利申请的发明人,由于其在涉案专利申请文件中署名为发明人,故侵犯了雷光、李乃强作为发明人的署名权。鉴于黄力、刘双江已经撤销了署名,一审法院未判决二人承担民事责任,处理适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瀚霖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审案件受理费七百五十元,由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共同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七百五十元,由黄力、刘双江、陈远童、傅深展、曹务波、葛明华、王志洲、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共同负担(已交纳)。

  凯赛生物科技公司位于山东省济宁的工厂。该公司生产用于制造尼龙的化学制品二元酸。凯赛表示,这项制作工艺被一个政府支持的竞争对手盗取。

  凯赛生物科技公司位于山东省济宁的工厂。该公司生产用于制造尼龙的化学制品二元酸。凯赛表示,这项制作工艺被一个政府支持的竞争对手盗取。

  上海——中国之所以有可能成为全球创新领域的领头羊,正是依靠以下这类企业界的突破。

  凯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上海的一家私营企业。该公司开发出了一种方法,用工业大桶发酵碳氢化合物,并将它们转化成用于润滑剂、糖尿病药物等21世纪奇迹产品的高级尼龙原料。

  查看大图凯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建者兼首席执行官刘修才说,“我们创造了伟大的产品,而他们偷走了它。”

  凯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建者兼首席执行官刘修才说,“我们创造了伟大的产品,而他们偷走了它。”

  凯赛拥有的多项专利立刻让全球主要尼龙生产商杜邦(Dupont)成为了该公司最大的顾客之一。最近几年,高盛投资公司(Goldman Sachs)和其他赞助者向凯赛投入1.2亿美元的资金,国内外投资者由此已经做好准备,热切等待凯赛公开募股。按照原来的计划,该公司将在今年早些时候进行募股。

  凯赛公司表示,一名厂长窃取了他们的秘方,开办了一家与之竞争的公司,并且开始出售相似程度令人生疑的原料,致使凯赛利润下降。现在,凯赛不但没有上市的计划,还得努力求存。

  在这个孳生假货的国家里,员工盗走生产设计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但凯赛表示,这次的仿造有一个特别之处:新起竞争对手瀚霖生物科技公司的靠山是中国政府。

  法庭记录显示,瀚霖公司是在国有机构中国科学院的支持下成立的。而且,由于项目符合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政策目标,瀚霖从国家政府管控下的国家开发银行获得了3亿美元贷款。该公司获得贷款,是因为得到了山东省委书记的支持,后者是中国排名最高的官员之一。

  现年54岁的刘修才是凯赛公司的创办者兼首席执行官,他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创造了伟大的产品,他们却偷走了它。”

  凯赛在一项诉讼中指控瀚霖公司侵犯专利、盗取商业秘密。瀚霖已经提起反诉,称凯赛盗取中科院的专利。政府支持瀚霖,凯赛最为重要的专利之一遭到剥夺。

  虽然案件的细节存在争议,一些经济学家和学者却认为,案件的大体模式令人担忧。

  过去十几年里,私营公司一直是中国经济奇迹的主要动力。现在,中国政府迫切希望控制更多的财富,即使这么做意味着欺压私营企业。

  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一直在严厉批评政府在经济当中的主导角色,他表示,中国政府正在扼杀私营企业。他说,“一旦政府进入商界,私营企业很难与其竞争。”

  一些著名的中国经济学家警告说,以牺牲私营企业为代价来支持政府企业的做法可能会产生种种不良影响,最终还会扼杀创造力。他们表示,这将会阻碍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摧毁13亿人民日益远大的抱负。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经济学教授许成钢说,“如果中国不解决这个问题,不强化私营企业,中国的经济增长就无法持续。”

  瀚霖的高管们拒绝就这篇报道发表评论。中科院的发言人只是表示,对凯赛提起诉讼是为了保护中科院的“权利和利益”。

  显而易见的是,有了政府的大力支持,瀚霖可以大幅降价。凯赛除了降价之外别无选择,去年,降价使公司损失了多达1000万美元的利润,降幅至少为20%。

  除此之外,凯赛还面临其他挑战。最近,北京官员宣布该公司生产尼龙的特殊方式涉及“国家安全”,这样的认定会让像瀚霖这样由国家支持的公司拥有更多的保护和特权,其他公司更难与它们竞争。

  中国政府之所以寻求在经济领域担任更重要的角色,原因多种多样,其中之一就是害怕富裕的企业家开始挑战中国。此外,领导人们深信政府更擅长拉动增长和财富再分配。这样一来,政府一直在给国企开绿灯,允许他们扩张利益、介入任何能够带来高回报的行业,不管是房地产、金融还是科技。

  长期以来,私营企业家一直在抱怨国家银行对他们的排斥,这样的排斥迫使他们去借高利贷,支付更高的资金成本。他们还表示,他们受到了一些国企的压榨,这些企业有权抬高电力、运输和通讯等基础服务的费用。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说,“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这些企业家将会卓有成效。”北京大学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学府之一。

  凯赛的首席执行官刘修才并不是一直都与中国体制不和。实际上,有那么几年的时间,他似乎是一名体制宠儿。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领导人提出了一项计划:将聪明的中国学生送出国,希望他们学成归来,缩小祖国与西方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差距。刘修才的早期职业生涯就是这个计划的样板。

  1989年从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 at Milwaukee)获得化学博士学位之后,刘修才确实回到了中国,还与包括中科院在内的许多国家机关有过合作。他取得了许多成就,其中包括帮助政府支持中国刚刚起步的维生素C产业,他们的努力非常有效,如今,全世界大约80%的工业生产的维生素C都产自中国。

  1997年,基于建立一个本土生物技术公司的承诺,刘修才成立了凯赛公司,政府给了公司大量的税收减免和其他激励措施。

  像他那一代的许多人一样,刘修才一辈子都在见证政府政策的转变。1957年,刘修才出生在中国东部安徽省的一个贫穷村庄,并在时期长大成人。那场社会和政治动乱始于1966年,持续了10年的时间。其间,政府官员纷纷戴着纸帽游街示众,学生们也受到怂恿,给自己的老师开“批斗会”。

  刘修才的父亲因莫须有的政治罪行入狱之后,整个家庭为了能吃饱饭苦苦挣扎。然而,意志坚强的母亲养活了全家人,并将教育列为头等大事。

  刘修才完成了高中学业。由于大学在期间都已关闭,此后他就和许多当地毕业生一样,循规蹈矩地生活:种水稻和小麦,帮助组织农民务农,组建施工队。

  后来,中国突然改变路线年宣布重新开放大学,重新启动高考。刘修才的分数非常高,顺利进入了中国的一所精英学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刘修才获得了化学学士学位,又在中国科学院做了一些高深的研究工作,之后就前往密尔沃基。

  “他绝对是我带过的研究生当中最棒的一个,”刘修才在威斯康辛大学求学时的导师吉姆·乌特弗斯(Jim Otvos)说。“只用了三年时间,他就拿到了通常需要五年的博士学位。” 。

  后来,他又去了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参与博士后研究项目,这些经历为他赢得了山德士制药公司(Sandoz Pharmaceuticals)资深研究员的职位,他在该公司参与药物研发工作。

  1994年,刘修才回到中国,脑子里装着一个简单的想法:寻找那些过了专利保护期的美国和欧洲药物,通过逆向工程来复制它们的疗效,然后再把它们引入当时还缺乏现代药品的中国市场。

  他在一年之内筹得400万美元资金,并与北京大学和四通集团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四通集团是中国的第一批私营企业之一,也是投资初创科技企业的先行者。

  “我非常钦佩刘修才做事的方式,”四通集团首席执行官、凯赛董事会成员段永基说。“他非常坚韧。我当时是凌晨12点离开办公室,他却要到凌晨1点才会离开。”

  由此而来的结果就是一系列较为成功的药品交易。1997年,他用自己挣得的小小财富创建了凯赛生物科技公司。

  公司的第一个成功是改良了利用微生物将一种蜡转变成二元酸的制造工艺。二元酸是用于制造尼龙的一种化学原料。

  世界上许多公司都找到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可以利用微生物发酵来生产二元酸。但是大多数公司都选择了放弃,因为生产成本太高、过程太复杂。据一些杜邦高管透露,在凯赛对制造工艺加以改善后,杜邦决定与这个中国公司合作。

  凯赛称,在2003年之前,本公司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家通过生物发酵大量生产聚合级二元酸的公司。一些外界人士也同意这个说法。

  Verdezyne公司总裁E·威廉·拉达尼(E. William Radany)说,“人们已经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为此做了大量工作,但凯赛改良了技术。” 他的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生产同类产品。

  刘修才承认,一路走来,他可能在中国树下了一些敌人。尽管与政府合作多年,他还是开始公开指责国营企业的腐败和科学欺诈行为,以及政府对私营企业的干涉。

  比如,2010年,他在一本名为《企业家》的中国杂志上写道,“政府控制着电力、污水处理等影响生产成本的因素,给私企添加了不必要的负担。”

  他偶尔还会跟中科院的人发生争执,后者是一个势力很大的机构。直到几周之前,前中国国家主席的儿子还在该学院担任副院长。

  法律专家表示,除了不理智的怨言之外,刘修才最大的失误在于没能小心地保护好自己的技术。刘修才说,他知道工厂管理人员盗取商业机密的现象非常普遍,尽管如此,几年之前,他还是任由一群重要的员工离开,完全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凯赛在诉讼中称,窃取制造工艺的事件发生在2008年,发生在公司的山东二元酸工厂副总经理王志洲决定辞职之后。

  经过多番努力,记者还是无法联系上王志洲。不过,王志洲之前的同事说,王志洲曾抱怨自己不受重视,没有获得山东工厂最高领导的职位,并对每月1500美元的工资感到不满——几位专家表示,他在其他地方可以获得双倍左右的薪资。

  凯赛的律师说,王志洲与其他六名工人一起离开,并与中科院退休科学家陈远童共同创办了瀚霖公司。

  陈远童现在是瀚霖公司的首席科学家。他在一次采访中否认王志洲离开凯赛时盗取了商业机密。他说,凯赛应该更加努力地留住王志洲。陈远童说,“如果公司没有管理问题,或者是愿意支付高薪,谁还会离开呢?”

  曹务波是瀚霖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早期的资金后盾。他是一名富有的企业家,与山东省政府关系密切,并已将一个军方制药公司发展成纳斯达克(Nasdaq)上市公司。据法院文件记载,曹务波曾在2009年初表示,瀚霖拥有前途光明的技术,理应获得政府的大力支持。

  他确实得到了政府的支持。2009年5月,山东省委书记——中国权力最大的领导人之一——帮助这个项目走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

  两个月后,也就是2009年7月,曹务波与莱阳市的十多名领导见面开会。当时,莱阳市已经建立了一个高科技工业园。

  那次会议的一份规划文件中说,当地政府将会通过山东省基础设施建设基金以及当地国有银行为瀚霖筹集1.5亿美元的资金。

  目前还不清楚,当地政府当时是否知道凯赛的专利,是否知道王志洲来自凯赛。分析人士表示,凯赛可能只是中国政府努力支持瀚霖等政府合作伙伴的举措的连带牺牲品,并不是政府故意打击的目标。

  由于瀚霖得到了中科院的支持,2009年,国家开发银行同意为该公司提供3亿美元贷款。2010年,瀚霖启动了公司旗下的大型生物科技工厂,开始出售自己生产的二元酸,这种二元酸用于制造特种尼龙。

  瀚霖的发展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曹务波的另一家公司——江波制药公司——被纳斯达克取消上市资格之后,瀚霖也受到了牵连。今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发出传票,要求江波公司提供财务文件,停止股票交易。

  针对江波公司的集体诉讼在佛罗里达州上庭,律师指控该公司没有披露向瀚霖公司支付的2500万美元款项。诉讼指控江波公司发布“带有实质虚假信息的误导性”财务报表。

  不过,瀚霖自己的生意似乎做得非常顺利。据法庭文件记载,旗下工厂于2010年开工之后不久,瀚霖迅速开始向杜邦等尼龙原料大买家报价,并承诺大幅降低价格,以此与市场领头羊凯赛竞争。据估计,瀚霖很快就在全球市场上占据了10%的份额。

  刘修才的二元酸工厂位于济宁市,他利用自己与市政府的关系,说服了当地法院批准警方展开调查。9月,法院派官员前往莱阳的瀚霖工厂,调查该公司是否盗用了凯赛的生产技术。莱阳工厂位于济宁市以北400公里处。

  到达工厂门口的时候,法院官员却得到通知,瀚霖已经被北京政府指定为关系国家安全利益的工厂。外人不得进入。受到威吓之后,官员们开车回到济宁,将这个坏消息带给了刘修才。

  “从个人来说,我不会放弃这个梦想,”刘修才说。“你知道,我是中国人,按理说,中国政府应该想让我有所贡献。我们是先锋。如果中国政府不让我做,我就会去其他地方。”

  摘要:中科院微多位学者涉嫌专利“剽窃门”。这是一起奇特的专利署名权官司,此案不但牵扯了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4位专家、两家规模数亿元的高科技企业,还引发了多起扑朔迷离的相关官司。

  编者按:世界科技领域最具权威的《自然》杂志就北京两级法院判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专家参与署名专利侵权案刊文,认为“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和执行体系正在加紧形成”,文章介绍,“中国雄心勃勃地建设‘创新经济’的努力引发了专利申请热潮,各大公司都谋求保护他们来之不易的知识产权。

  据上周瑞士日内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08-2011年,中国的专利申请的数量每年平均增幅为20%以上,去年中国受理了526,412项申请,首次超过美国。但是专利申请增多的同时,专利诉讼也随之大幅上升,众多公司和研究人员在他们不熟悉的知识产权领域艰难地前行。

  据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资料显示,2011年中国受理了7,819宗专利诉讼,大约是美国的两倍之高。上海路盛(音译)事务所的知识产权专家帕佩吉奥吉欧(Elliot Papageorgiou)表示,尽管专利申请的增多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诉讼,但中国公司也“正在学会如何利用知识产权作为对抗国内竞争对手及外国公司的利剑”。一个广受关注的知识产权纠纷结案,该案凸显了公司怎样因对其技术保护失败而招致麻烦,以及学术界的科学家如何卷入纷争。北京清华大学商学院知识产权中心的主任Ian Harvey 表示,“部分地区落后太远了,那里的个人和公司还不理解什么是知识产权,不知道如何在商业中应用知识产权以及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这个案例是一个关于长链二元酸(DC12)生产技术的案例。DC12是一种可用于生产尼龙、润滑剂和药物的长链有机分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凯赛生物产业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刘修才博士,开发了大规模生产DC12的工艺,并赢得了包括杜邦化学公司在内的主要的国际客户。目前凯赛年产DC12超过10,000吨,占全世界供应量的50%以上。“我们的工艺解决了杜邦以及其他公司原本解决不了的问题”刘博士说。凯赛公司通过发酵方法使脂肪酸转变为二羧酸,并能够通过特选的高效菌株进行大规模生产。但是,凯赛没有申请此项工艺的关键技术的专利,而是只是将其作为商业机密(此方式是世界各地的公司惯用的方式)。

  2010年,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莱阳宣称,他们将开始年产长链二元酸10,000吨,并意图扩大年产至60,000吨。瀚霖的定价大大低于市场价格,迫使凯赛也只能低价销售。同时,瀚霖开始提交发酵工艺关键步骤的专利。刘博士认为瀚霖盗取了他的工艺,原因之一是:王志洲曾是凯赛的员工,2008年他由于个人原因离开了凯赛,并在次年成为瀚霖的副总经理。因此,凯赛提起了一系列的诉讼以捍卫它的知识产权,卷入诉讼的不仅有双方的员工,还有北京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IMCAS)。这个案件是由凯赛的两个员工雷光和李乃强提起的,他们称,一项瀚霖2010年申请的专利否定了他们依据中国专利法对其开发的专利的署名权。在瀚霖专利上署名的(发明人)有许多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人员和王志洲在内的瀚霖的员工,甚至有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所长黄力。

  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7月的一审判决结果被北京高级人民法院2012年11月16日终审维持原判。判决认为,瀚霖专利抄袭了凯赛的技术方法,并特别指出王志洲、葛明华(另一位现为瀚霖工作的凯赛前员工)曾经能够接触凯赛生产流程的细节。黄力说,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被签署在了专利上,而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正在采取措施以避免将来发生类似事件。本案的其它被告都没有对《自然》杂志提出的问题作出回复。李乃强说,这个判决确立了一项保护中国研究者和企业的知识产权的先例,“如果成果无法得到保护,那将会降低企业进行研究发现的意愿,阻碍高科技产业的发展。”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向常委会报告近年来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情况时指出,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知识产权审判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案件数量迅猛增长,新型疑难案件增多,矛盾化解难度加大。知识产权审判压力越来越大。涉及复杂技术事实的案件增多,需要明确具体法律界限的疑难案件增多,裁判结果涉及企业生存的重大案件增多,化解矛盾纠纷的难度更大。王胜俊认为,知识产权审判还存在不少问题。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主导作用有待进一步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战略定位还有待继续推动和落实;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与行政执法双轨并行的保护机制需要进一步优化;知识产权保护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计算机制以及对重复侵权、恶意侵权等行为的制裁机制有待探索。《微生物研究所多名专家署名专利涉“剽窃门”》的典型意义在于,中国依法保护知识产权司法审理正在与与国际接轨,该案例的公正判决无疑在告诉全世界科技工作者:高新专利技术在中国注册、在中国开发有着司法保障广阔前途。中国已有了良好资本投入运营环境,中国同样也会有良好的技术开发环境。中国通过知识产权法官队伍建设,增强服务大局的针对性、有效性以及专业司法能力提高,将进一步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主导作用。经过推进知识产权审判改革,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审判体制和工作机制,不断加强队伍建设,进一步提高知识产权法官队伍素质,切实做到不断提高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水平。凯赛艰难夺回专利的诉讼案证明了中国司法正确前进方向。经历近五年的专利纠纷,刘修才已不堪重负。北京市高院的一纸终审判决,让他看到了中国科技创业环境的希望和前途。

  当今世界,知识产权成为一个国家发展的战略资源,知识产权的拥有数量和对知识产权的运用与管理能力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经济、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知识产权制度可以为创新活动进行产权界定并提供激励机制,对创新成果进行产权保护并提供市场规范机制。以知识产权保护为后盾,营造良好创新环境。知识产权保护是文化与科技创新发展的制度支撑,也是世界市场经济体系运行的基本规则。从国际市场来说,知识产权保护状况已成为国际社会对投资、贸易环境进行评估的重要内容。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既是文化与科技产品引进的基本前提,也是外商投资合作的重要环境要素。从国内市场来说,知识产权是市场主体进行市场竞争的重要手段。只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严厉打击盗版假冒行为,形成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才能使市场主体将人力与物力更多地投入到创新活动中,实现经济发展良性循环。

  这是一起奇特的专利署名权官司,此案不但牵扯了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4位专家、两家规模数亿元的高科技企业,还引发了多起扑朔迷离的相关官司。

  我们先说这个孩子,学名叫做“长链二元酸”。简单说,长链二元酸是一种合成尼龙、香料、油漆等产品的原材料,长链二元酸为中间原料的产品形成的产业按山东凯赛生物测算市场容量只有几亿美元。而按照中国科学院简报的说法,以长链二元酸为中间原料的产品形成的产业链市场容量420亿美元。

  长链二元酸目前市面上的价格约为每吨6000美元。在中国大量生产之前,欧美国家的产品独霸天下。而到2010年,随着一种制配专利在中国的出现,中国产品占领了全球市场一半的份额。这是“孩子”的情况。

  生产长链二元酸目前主要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化学合成法,需要非常复杂的生产工艺,弊端是成本高、危险系数高和环境污染严重等。

  下面将说到的是“孩子”的“父亲”,也就是美籍华人刘修才博士和他的研发团队。

  生物工程专业出身的刘修才博士,1994年带着一颗报效国家的“种子”回国创业。凭着他在美国顶尖生物制药科研单位积累的丰富经验,刘修才于1997年成立了北京凯赛有限公司,3年后公司落户上海浦东高新技术产业区,更名为上海凯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凯赛生物)。凯赛从中科院微生物所买了几个长链二元酸的菌种,又与美国一家公司合作并获得了更先进的基因工程菌。但刘修才准备规模化生产时发现,在试验室生产长链二元酸的菌种和技术,在低成本规模化生产时达不到商业化的要求。

  就像足球场上需要那临门一脚的进球功夫一样,只要掌握制配技术,就是一个巨大的朝阳产业,眼前就是一条光明大道。现在菌种买来了,公司也成立起来了,钱投了那么多,硬着头皮也要往前闯一闯。刘修才汇聚国内外志同道合的同行和他的研发团队,投资5亿元历经5年工夫,终于攻克了长链二元酸规模化生产的核心技术。


上一篇:济宁二手压滤机实体厂家执行正确的操作规程

下一篇:济宁二手不锈钢储罐购销厂家安装注意事项